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什么鬼名堂?黄岩两个表兄弟上了同一个女人的当120多万没了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19/09/28 Click:

  2018年6月,蔡老汉的表兄弟陈某突然来找他,商量借1万元。再三考虑后,蔡老汉同意了。由于两人都不会操作自助提款机,便委托陈某的情人阿香帮忙。

  刚见到阿香的时候,蔡老汉两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。他只知道陈某有个江西籍的情人,却不想是个“富婆”,开本田雅阁,戴金项链,手腕上套着金色镶钻的劳力士手表,手指上还戴着镶嵌绿宝石的戒指,说话做事都是一副阔绰老板样子,可把他给羡慕坏了。

  1万元很快就被取出,陈某随后转身交给阿香,三人就此各自散去。然而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陈某又一个电话打过来,继续向蔡老汉借款1.2万元,并嘱咐他“你把钱直接转给阿香就行。”

  直到这时,蔡老汉才知道,自己的钱原来都被阿香给借走了,但想着对方是那样阔绰的一个“富婆”,肯定很快还钱,他也就没有犹豫,按照陈某所说,添加阿香的微信并一一照做。

  别看阿香表面风光,事实上却是一穷二白。虽然,她曾和前夫应某共同经营一家货运公司,享受过富裕生活,但因为嗜赌如命,十几年下来,家中钱财早被败得一干二净,不但公司倒闭,幸福家庭也走向破裂。

  即使是这样,阿香仍不知悔改,整日沉迷赌博,渴望有一天能逆风翻盘,重回过去的幸福日子,问蔡老汉借的2万多元钱就是她的筹码。

  不幸的是,这个筹码很快就被阿香败光在赌桌上,但不死心的她还是决定搏一搏,想起蔡老汉老实巴交的模样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主意,哄骗蔡老汉和自己“合伙做生意”。

  于是,她电话打给了蔡老汉:“我是在外省做托运生意的,和温岭某电机厂有一单业务,这一单能赚十五六万。你和我一起合伙做,赚的钱我们对半分。”

  干了一辈子“力气活”的蔡老汉想起阿香那副“派头”,对她口中“稳赚不赔”的生意是深信不疑,他便向亲戚借了钱,给送过去。但没过多久,阿香在赌桌上就把这笔钱挥霍得一干二净。

  没几天,阿香电话又来了,“我这里运费还差3万元钱,你帮忙出一下吧?”,蔡老汉想着自己是合伙人,出点资也正常,便找亲戚朋友借了3万元,给阿香送去了。

  9月末的一天,阿香在河南赌博时不小心摔伤了,只是擦破了点皮,但阿香戏精上身,带着哭腔给蔡老汉打了个电话:“蔡大哥,我在外省提货时候从车上摔下来了,现在医院抢救,求你救救我!借我点医药费!”

  蔡老汉想着合伙人因为生意上的事摔伤了,自己也是有责任的,而且只有阿香早日康复,生意才能继续做起来,自己才能拿回投资的钱和借款。

  钱,是越借越多,而阿香借钱的理由也是越来越奇葩。“我姐妹的车被抵押了,要拿车需要钱……”“我姐妹精神有问题,借我点钱。”“我母亲因为意外从楼梯上摔落死亡,要回四川老家办丧…”“我从四川回来没有路费了…”

  11月15日,阿香打电话给蔡老汉,称自己正在和前夫闹离婚,要打官司分财产,现在需要钱来疏通关系。“等我官司打赢了,在珠海那套价值700多万的房子分到手,我就把以前欠你的钱都还你。”

  为了拿回借款,蔡老汉只好继续向亲戚、朋友借钱,然后再把钱转给阿香。直到3月26日,四个月的时间,蔡老汉陆陆续续向阿香转账40笔,共计399000元。

  不断借钱的蔡老汉,让身边的亲戚、朋友开始起疑,平时老实巴交的人借这么多钱到底干什么用了?在亲戚、朋友的逼问下,蔡老汉才交代自己借钱是拿去投资做生意了。可这做生意怎么没有合同,也没有收据呢?

  于是,阿香花了2元,买来手写收据,又找人刻了“XX电机厂”个假公章。伪造了4张收据,拿给蔡老汉应付亲戚。

  没过多久,蔡老汉又提出想去某电机厂催货款,好把自己借的钱还上。阿香开车带着蔡老汉来到了温岭XX电机厂的门口,蔡老汉刚要下车,阿香却拦住:“我前夫在这里上班,你进去不方便,你在车里等我吧,我自己进去要货款。”

  阿香哪里认识XX电机厂的人,进去转一圈就出来了,“厂里的老板娘不在,没有要到钱,下次再来吧。”

  近日,正在北洋镇赌博的阿香被执勤的治安大队抓个正着,随后被黄岩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5日。在看守所的阿香这时又想起蔡老汉,害怕自己的事被他知道,来派出所报案,那自己可就不只是行政拘留那么简单了。

  左思右想后,阿香决定联系蔡老汉,表明自己现在的处境,等出去后就会把钱还上,让他不要做其他动作,随后拉黑了蔡老汉的电话。

  幡然醒悟的蔡老汉这次终于没有再听从阿香的话,向黄岩公安分局报案了。而蔡老汉的表兄弟陈某也被阿香骗了不少钱。

  不过,现在蔡老汉还幻想着阿香能打赢离婚官司,分得财产,把欠他的钱都还回来……